04-05马刺vs太阳录像
尊敬的貴賓:您好!歡迎光臨 嘉興公司注冊網
我們擁有專業的團隊,豐富的資源,為您提供一站式服務!

點擊這里進行在線咨詢:QQ號:1244753087  點擊這里進行在線咨詢:QQ號:648226316
聯系手機:
15825721380 許先生
13185318561 張小姐
13957345567 許先生



當前位置: 主頁 > 嘉興公司新聞 >

海爾公司兩年裁員三萬 遠離制造變身創投舉步維艱

****嘉興公司注冊網友情提供,僅供參考****

 

海爾兩年裁員三萬 遠離制造變身創投舉步維艱

65歲的張瑞敏最近頗顯焦慮。在經歷了持續三十年的輝煌之后,他和他一手締造的海爾集團終將面臨轉型的難題,并不得不承受隨之而來的陣痛。

  6月13日,在沃頓商學院全球論壇上,張瑞敏再度語出驚人,“去年裁掉1.6萬員工,海爾今年還要大刀闊斧,裁掉1萬名以中層管理者為主的員工”。

  裁員的原因顯而易見,家電制造業的利潤薄如刀刃,從利潤增長的角度看,曾經是中國制造代表的海爾近年來放緩了前進的腳步。

  相比同行,作為第一位躋身千億俱樂部的家電巨頭,海爾如今在制造業上的盈利能力,被同屬千億陣營、員工密集型的格力、美的反超。

  不可否認,海爾正經歷著史上最為嚴峻的變革和挑戰,不得不苦尋生機。轉型互聯網便是海爾與張瑞敏的選擇。

  近年來,海爾內部圍繞互聯網帶來的用戶體驗變革,進行了一系列的轉型和調整。模仿互聯網公司的模式,將企業變成創業平臺,推動員工創新、創業,海爾已經堅定地走上了互聯網的變革之路。

  6月24日,時代周報記者就海爾集團大舉裁員背后的原因,以及海爾現階段面臨的轉型等問題對海爾方面進行采訪,海爾集團公關總監霍建明表示,目前暫不會對外作出任何解讀。

  眼下的海爾正經歷著轉型的陣痛。在執掌海爾集團大權多年的張瑞敏看來,30年發展至今,海爾依然是“如履薄冰”,誠如其所言,“海爾的轉型是個非常危險的挑戰。”海爾的未來是顛覆還是顛倒,還需等待時間的判斷。

  萬人裁員

  “在海爾工作,員工普遍的感受是沒有安全感。一個成熟的企業,在員工數字和業績數字面前,絲毫沒有一點人情味。”錦州海爾工貿有限公司前員工小柯(化名)向記者感嘆道。

  在小柯看來,作為國際知名制造企業青島海爾的一名員工,最直觀的尷尬卻是—“身份不明”。

  小柯從2011年底開始進入海爾工作,兩個月前,他還是該公司冰箱產品線銷售部的員工,直接對接著海爾十多個縣級專賣店的經銷商。

  不過,直到自己離職,小柯都想不明白,從入職到現在,為什么自己明明是為海爾在錦州地區的銷售分公司干活,卻是跟一家看似與海爾毫無關系的第三方公司“上海易銘天企業管理有限公司”簽的勞動合同。

  而同在一家公司,很多早于小柯入職的公司老員工,簽的勞動合同卻明顯不同,資方一欄寫的是重慶日日順電器銷售有限公司。

  據網上公開資料顯示,錦州海爾工貿有限公司是青島海爾集團在遼西地區的分公司,負責錦州、葫蘆島、盤錦、阜新、朝陽、赤峰等地區的銷售及售后業務。該公司注冊于2006年,法人代表是海爾集團輪值總裁、董事局副主席及海爾電器(HK.01169)行政總裁周云杰。

  財報顯示,2006年底,青島海爾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青島海爾”,股票代碼:600690)在重慶設立了重慶海爾家電銷售有限公司及42家工貿公司,并從2007 年1 月1 日起,將公司及控股子公司范圍內生產的相關產品在境內通過重慶海爾家電銷售有限公司及42 家分公司進行銷售。

  緊接著,在2008年,為了提高國內銷售的獨立性,同時拓展公司三、四級市場,青島海爾子公司重慶海爾家電銷售有限公司出資255 萬元,與河南日日順電器有限公司成立了重慶日日順電器銷售有限公司,專門從事青島海爾在三、四級市場的銷售業務。重慶海爾占該公司注冊資本的51%。

  過去多年,在海爾龐大的多元化產業布局和復雜的架構設置之中,各地的工貿公司曾承擔起了市場銷售管理等多項職能,不過,隨著日日順電器在國內市場的飛速發展,商業流通集團目前已經轉型為日日順體系。海爾廣布各地的工貿公司,從2012年下半年便開始面臨拆分、轉型等變革。

  據了解,在工貿公司被撤銷的同時,各地成立各個“小微公司”,原來各個工貿公司的市場管理、促銷等職能納入“小微公司”之中,原來的工作人員多數直接進入“小微公司”繼續為海爾服務。值得注意的是,“小微公司”并非由海爾控股成立,而是獨立的自然人公司。“小微公司”通過為海爾各個產品線提供市場管理、促銷服務等業務,從海爾獲取傭金以支撐自身的生存發展。

  “‘小微’相當于個體戶,要的是利潤,員工轉崗并且穩定后,待遇必然會有所變化。”青島海爾一名普通員工告訴記者。

  小柯向記者介紹,“小微公司”自負盈虧之后,公司的考核機制變得非常嚴格,自己一個月就有200多萬的銷售任務。“拿著一份普通的薪水,平時出差多,天天都要開視頻會,一年到頭只能回一趟老家。有些老的員工跑不動了,或者達不到業績指標,公司就會找機會把他開掉。”

  只看業績數字的工作,讓小柯深感“壓力巨大”。不過,更讓其覺得缺乏安全感的,是“為海爾工作,卻不在海爾的編制里”。在小柯看來,絕大多數像他一樣的銷售人員,是被企業視作缺乏核心價值的包袱。將員工勞務外包給第三方公司,海爾既可以有效節約用工成本,又減輕了企業自身的包袱。

  小柯向記者表示,目前,某些原本簽約青島海爾子公司重慶日日順電器銷售有限公司的員工,同樣將面臨被公司強制轉包給第三方勞務公司的情況。“很多人不滿公司的安排,只能選擇辭職。”

  “實際上,海爾內部的流動性一直都非常大,而這次的裁員,已低調發酵了一年之久。”青島海爾一內部人士向記者表示。

  今年5月開始,開始陸續有海爾內部員工在網絡上控訴對公司解約、轉崗等一系列勞資糾紛的不滿,言辭激烈。

  而直至6月13日,65歲的海爾集團董事局主席兼首席執行官張瑞敏突然“自爆家丑”,才將這一話題徹底引爆。“去年初海爾員工數量是8.6萬人,年底減少至7萬人,裁員比例為18%。”

  值得注意的是,張瑞敏面對大刀闊斧的裁員,表態甚至愈發強硬,聲稱今年還要再裁1萬人。動輒兩三萬人的裁員,觸動著社會各界敏感的神經。高喊“要么自殺重生,要么他殺淘汰”的海爾,究竟想要干什么?

  清洗中層

  張瑞敏的“裁員論”語出驚人。按照張瑞敏的說法,今年上半年海爾在冊員工進一步減少5000人,下半年還將裁掉5000人。“主要是針對中層員工,還有,一些業務變成智能化了,就不需要這么多人。”

  海爾的舉動或許與中國制造業大舉裁員的背景有關。美的集團公關人士向時代周報記者表示,隨著中國人口紅利的消失,勞動力成本已經沒有優勢,因此,企業采用自動化生產來替代原來的人口紅利成本,這是發展的必然趨勢,因此,減員提效在一定程度上是可行的。

  “在家電行業里推行機器人代工成效最高的是格力和美的,但此前并沒有聽說過海爾有這方面的計劃,依照海爾高調的作風,如果推出機器人計劃一定會進行相關的報道。因此引入機器人導致員工減少的說法并不成立。”一位不愿具名的業內人士向時代周報記者表示。

  但在專業人士看來,清洗中層與企業的自動化發展并沒有直接的聯系。

  “一個企業自動化水平的提升,會使得最基礎的員工減少,但是自動化水平提升之后,相應的科研人員是不是要增加?但海爾對外界宣稱,它裁減的主要是中間層,中間層跟自動化水平沒有什么必然的聯系,這種解釋本來就有點自相矛盾。”消費電子行業分析師梁振鵬向記者談道。

  記者查閱青島海爾財報發現,截至2013年末,海爾的總員工數為55762人,相比2012年底的57977人,總共減少了2215人。按照2013年青島海爾平均員工薪酬11.5萬元計算,人力成本總共減少了2.5億。

  盡管海爾并未明確表態說裁員,稱裁員是為了降低成本,但在家電行業銷售疲軟的大經濟環境下,一下子砍掉這么多員工,將明顯節約企業的人力成本。

  對于海爾集團大舉裁員背后的原因,以及海爾面臨的轉型問題,海爾集團公關總監霍建明向記者表示,目前暫不會對外作出任何解讀。

  夸父企業管理咨詢公司首席顧問劉步塵表示,“再裁掉1萬人”與“以中間管理層為主”的說法自相矛盾。“作為一家7萬人的制造型企業,生產工人占企業人員的比重在75%-85%,海爾不可能有那么龐大的中間管理層。”因此,被裁的大部分應該還是生產員工。實際上,這種“說辭”像是預示著,中間層接下來有可能會出現大量離職。

  事實上,早從2010年開始,海爾就進行了對中高層的清洗,一批與張瑞敏一起打江山的元老因為各種原因相繼離開海爾。其中,在海爾待了近20個年頭,海爾內部四駕馬車之一的海爾集團原高級副總裁、青島海爾原董事、副總經理柴永森也不得不選擇另謀高就。青島海爾原董事喻子達、曹春華自2013年4月份起也不再留任青島海爾董事會。而據此前媒體報道,海爾中國區總經理靖長春有意辭職,僅在今年上半年,海爾中高層的辭職人數已超過100人。

  一名離職老員工向時代周報記者表示,海爾內部的機制向來都是比較封閉的,部分中高層思維比較固化,缺乏開放、創新、先進的國際視野,在企業轉型的階段,中高層的不適應性顯露得較為明顯。同時,中高層設立了非常嚴格的考核機制,內部矛盾也比較突出。

  “例如對于最強勢的支柱業務的掌控權,部分中高層人士間會有所爭奪。另外,個別領導脾氣很大,摔桌子、砸板凳是常有的事。” 上述知情人士說道。

  在移動互聯網資深顧問王斌看來,當下的海爾,部分中高層的經驗主義往往在阻礙著企業的變革。這批老人多是60后、70后的老功臣,曾幫助企業打下江山,所以,他們對海爾的感情是很深的,這對海爾來說并不是壞事。但問題在于,這些人對新思想、新思維的接受能力比較差,加之他們總是利用經驗主義來判斷業務發展,導致海爾失去了大量的機會,在海爾轉型的過程中,起不到任何好的作用,反而阻礙了新生力量的上位。

  “目前,海爾的許多中高層仍然還留在海爾,他們仍然會繼續成為海爾變革的包袱。張瑞敏現在發起對中層管理人員的裁員,也是針對這一原因。”王斌向記者談道。

  這種清洗,在宋春光等海爾資深“大臣”眼里,堪稱海爾的“大革命”。

  企業管理大師查爾斯?漢迪有句名言:“企業里面的中間層就是一群烤熟的鵝,他們沒有什么神經,不會把市場的情況反映進來。”張瑞敏對此深以為然。

  在不同場合,張瑞敏多次宣揚海爾內部提出的一個理念,叫“外去中間商、內去隔熱墻”。“內部隔熱墻”指的就是,企業內部不能與市場直接接觸的中層管理人員。

  “原來海爾有個考核班子和很復雜的評價體系,而現在海爾采用的是用戶直接評價,不再需要這么多管理者。” 一位海爾的內部員工對時代周報記者坦言。

  激進轉型

  邁入轉型期的海爾,在外界看來,很多時候更像是一個盛產并熱衷追逐“管理思想”的企業。

  早在2009年,海爾便提出要將企業從制造型企業向服務型企業轉變。這意味著曾經作為中國制造代名詞的海爾集團將遠離其主營業務。

  從2012年開始,海爾陸續推出“倒三角”、“小微企業”、“利益共同體”、“SBU戰略事業單元”、“人單合一”、“創客”等令人眼花繚亂的概念。這些概念的提出原本都是出于服務于海爾轉型的目的。但是,頻繁地拋出理論,這不僅讓海爾的內部員工倍感迷惘,也讓海爾受到來自行業的質疑。

  2014年初,張瑞敏指出,現在的海爾不是給每個員工提供一個工作崗位,而是提供一個創業的機會。“現在我們的員工就不再局限于在冊的,因為海爾為員工提供了一個平臺,一個并聯的生態圈,只要在這生態圈里的,都可以算海爾員工。”

  按照海爾的規劃,將推動企業6萬多名員工創業,組成自主經營體,成立2000多個“小微企業”。

  “所謂的小微公司,實際上是一個創業小組。相當于過去海爾是大商場,現在變成了農貿市場,里面有很多攤位,每個攤位都有一個小老板。” 劉步塵向時代周報記者分析道。

  一位青島海爾國際貿易有限公司前員工告訴記者,公司轉型的進程醞釀了很久,不少職能部門的人員都被調去了各個區域的小微公司,也就是從原來的管理人員變成了一線人員。面對公司的轉崗,不管在待遇上,或者是個人發展上,都出現了一定的變動,很多員工覺得不愿意,不想堅持下來的,都選擇了辭職。

  有趣的是,記者采訪了多位在職員工,但這些人基本上都無法完整說清楚小微公司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業內人士分析,在實行“自主經營體”模式以來,海爾正常的企業經營受到很大沖擊,不少員工包括中層管理人員看不懂老板在干什么,看不清企業的未來。

  據記者了解,在海爾推行小微企業計劃之后,內部很多員工對這樣的做法并不認同,他們甚至非常抗拒。簡單來說,每個人都成為創業者,就都要有業務指標,每個人都要去做業務。海爾的這種改革讓員工適應不了,他們不愿意在這里做下去。

  同時,把整個公司拆分成幾千個小微體,在簡單化組織結構,增強決策與市場反應速度之余,如何管控好這么多組織也將成為一個難題。

  “海爾的思路是,鼓勵員工有創新的想法或項目,通過評估項目前景,再進行投資,在中間占股份。這么多項目,總有幾個成功的能脫穎而出。”海爾內部一名員工告訴記者。

  “由于制造行業不來錢,利潤低,主業增長乏力,海爾現在實際上更像是一個創投平臺,希望通過投資賭一把,來獲得它的再生力量。”王斌向記者表示。

  求變之困

  青島海爾2013年財報顯示,2013年公司實現收入864.88億元,同比增長8.30%;歸屬于母公司股東的凈利潤41.68億元,同比增長27.49%。海爾集團旗下另一家上市公司海爾電器年報則顯示,2013年銷售額實現622.63億元,凈利潤為20.37億元。

  兩家上市公司營收接近1500億元,凈利潤達到62億元。

  如果將海爾與行業中的其他巨頭相比,海爾的盈利能力則明顯顯得遜色。

  2013年,美的集團實現營收1210億元,凈利潤73億元。格力電器實現營收1200億元,凈利潤108億元。海爾集團總營收遠高于美的與格力,但凈利潤排在格力108億元和美的73億元之后。

  作為第一位躋身千億俱樂部的家電巨頭,海爾如今在制造業上的盈利能力,被同屬千億陣營、員工密集型的格力、美的反超。

  “空調上,海爾沒有格力的專利技術與核心競爭力,在冰箱洗衣機領域,又被美的等其他家電企業搶去了不少份額。海爾現在就只剩下商流和物流了,制造業越來越受到忽視。”上述海爾集團內部員工向記者表示。

  值得注意的是,近兩年來,除了海爾的大規模裁員,格蘭仕、格力等企業也發生過罷工、裁員等勞資糾紛。

  “其實海爾裁員,與格蘭仕、格力的勞資糾紛背后是有相似之處的。勞動力成本上升很快,人力成本的紅利慢慢被淡化了。員工對工資的期待,與企業實際提供的工資不符,這導致了員工不滿。”劉步塵向記者談道。

  王斌曾經作為營銷顧問,參與海爾生活服務手機項目。“海爾做手機,沒有研發,沒有技術積累,沒有后續的推進,最后只能流于形式。海爾最大的問題,在于總是最先提出新的管理方法,但是卻無法執行到位。” 王斌對時代周報記者感慨道。

  小柯告訴記者,在渠道方面,目前海爾的銷售市場秩序也是非常混亂的。“海爾近年來都沒有好好經營市場,不對經銷商進行保護,市場上竄貨的現象非常嚴重,專賣店的經營非常弱勢,無法賺取利潤。”

  三年前,海爾曾提出要從制造型企業向服務型企業轉變,說明海爾的制造能力會越來越淡化、弱化,甚至下游的一些工廠和生產線會賣掉,它的產品需要進行外包。據了解,目前,海爾的彩電等業務已經交由外包生產。

  “未來海爾的空調、冰箱都有可能外包。它跟我們傳統意義上的海爾已經不一樣了。這意味海爾將來要弱化制造能力,主攻研發平臺和標準,它的目標是向蘋果公司學習。海爾這樣的轉型風險很大,一是其沒有強大的研發能力和隊伍,二是相比起西門子等高端品牌,海爾的品牌形象仍舊較為低端。”劉步塵談道。

  海爾作為一家家電企業,它的“本”就是給消費者提供產品,“末”才是商業模式,無論是互聯網轉型,還是營銷模式的創新,如果不能促進市場競爭力的加強,那就是得不償失。

  在業內人士看來,目前的海爾頗有“舍本逐末”之嫌,海爾未來的關鍵在于主業還能不能做好,其核心競爭力會不會被拋棄,而這會切實影響到海爾的總營收。

  或許,對于在創投領域沒有什么技術積累,更沒有經驗的張瑞敏和海爾來說,轉型只能是一種嘗試。

來源:未知 發布時間:2014-06-26

嘉興一鼎知識產權代理有限公司,專業提供嘉興市桐鄉公司注冊、桐鄉公司代辦、桐鄉公司代理、桐鄉工商代理、桐鄉工商代理執照、桐鄉營業執照代辦、商標注冊、桐鄉商標注冊、桐鄉商標代理、桐鄉商標代辦服務,另外代理海寧公司注冊、海寧公司代辦、海寧公司代理、海寧工商代理、海寧工商代理執照、海寧營業執照代辦、商標注冊、海寧商標注冊、海寧商標代理、海寧商標代辦、濮院區:濮院公司注冊、濮院公司代辦、濮院公司代理、濮院工商代理、濮院工商代理執照、濮院營業執照代辦、商標注冊、濮院商標注冊、濮院商標代理、濮院商標代辦,海鹽區:海鹽公司注冊、海鹽公司代辦、海鹽公司代理、海鹽工商代理、海鹽工商代理執照、海鹽營業執照代辦、商標注冊、海鹽商標注冊、海鹽商標代理、海鹽商標代辦,平湖區:嘉興平湖公司注冊、平湖公司代辦、平湖公司代理、平湖工商代理、平湖工商代理執照、平湖營業執照代辦、商標注冊、平湖商標注冊、平湖商標代理、平湖商標代辦、嘉善公司注冊、嘉善公司代辦、嘉善公司代理、嘉善工商代理、嘉善工商代理執照、嘉善營業執照代辦服務,在商標注冊方面, 嘉興公司注冊網提供專業的嘉善商標注冊、嘉善商標代理、嘉善商標代辦服務。歡迎來人來電咨詢洽談!

04-05马刺vs太阳录像 单机麻将免费免流量 个人投资稳定理财产品 黑龙江6加1特等奖多少钱 今天七星开彩结果 nba比赛比分记录 广东36选7 海南麻将胡牌规则 成都麻将交流群 山东十一选五开奖走 北单比分直播新浪 广西麻将的码是什么 专业篮球即时比分 11选5 足球即时指数球探 股票配资平台哪个安全靠谱认准大牛时代 10分11选5计划-首页